自娱自乐的低产废。

〖邦备〗他的龙

全文邦备。
OOC预警。
充斥着不正经气息的童话故事。
————————————————
-
传说中,龙是造物主神力的极致。
是达到了最高的完美均衡的生物。
是除上天之外最为全知全能的存在。

-
刘邦也没想到自己咋就拐了个王子回来。
他本来看中了那个黄金镶嵌的大床很久了,但是晚上一个没看清就连带着床上的人一起顺走了。
千不该万不该。
名为刘备的王子一脸开心地感叹着,“欸呀真好,终于不用联什么姻了。”
身后的肥胖小红鸟也附和着,发出愉悦的叫声。
“……你难道没有什么疑惑吗?”
“哪有什么疑惑?又不是没见过你。”
他在哪里见过自己?
黄金瞳愈发的明亮,蓝发王子的影像清晰地印刻在眸中。
“下次您把我的衣柜一起拿来好了。”
当真我们巨龙不要面子的?
“那个衣柜是来自东方大陆的琉璃拼接的。”
看来财富对于巨龙的诱惑力是巨大的。
毕竟刘邦已经飞出了洞穴。

-
“你真的知道所有东西吗?”
“要不然?”
正在做饭的刘邦望向简易木桌旁的刘备——这几天刘备给洞穴做了一次彻底的扫除,囤积了许久的兽骨被一起扔掉,然后他再以一系列的条件让刘邦给他搞了点普通的生活用品。
就例如那套木桌。
毕竟一千年前带有风尘的大理石桌不是谁都能习惯的。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金子?”洞穴里的光芒好似星辰般闪烁。
“谁知道,巨龙的共性吧。”
“如此模糊的回答?”
“我能知道的只有客观存在的所有。”暗紫色的鳞片在金光下分外明亮,至少比作恶多端时火焰照耀着好看。
“那你是怎么去集市的?按照您这习惯是又踏平了哪个镇子抢的东西。”
刘邦的尾巴饶有兴味地在地下扫了扫,刚刚堆放好的金币又乱作一堆。
“喂!”
鳞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着,取而代之的是人类的肌肤。巨大的身形也变为比刘备稍微高出一个头的人类体型,他见过的人类中也没有这么……这么好看的人类。
唯一不变的是熊熊燃烧的黄金瞳。
“小玄德,你有没有听过他们讲过的故事?”
刘备摇摇头。
变为人形的刘邦渐渐凑近刘备,与他想象中不同的是,刘邦身上所散发的气味是一种从未闻过的气味——来自天空。
“巨龙都会变成人形的。”
“今晚吃什么……”在微微脸红之中,刘备撇过脑袋问着毫不相干的东西。
对啊,要不然那些无脑少女怎么会在所谓夕日余晖下被陌生男人拐走。

-
王子被抢走的消息如同风一样穿过树林,席卷王城上下。
很快很快,英勇的王女到达了洞穴口。疾风猎猎掀起衣袂,铁甲锃亮。
“大宝备,这姑娘来找你的?”刘备已经学会接受巨龙给他的一切称呼了。
“哦,隔壁国家的。”
王女手持巨剑,威风凛凛走进洞穴。
不到一会儿,落败的少女夹杂着一丝兴奋,扛着巨剑决定离开。
“咋回事儿啊?”
“还嫁什么王子啊,回家产粮去。这对儿太甜了。”
洞内,刘邦最近好像爱上了吃坚果干货,正抱着刘备一起磕着瓜子翻着泛黄的古籍。
“大宝备,你看那个妹子怎么样?”
“算了吧您,您看人家看得眼睛都快掉地上了。”

-
“终有一天,勇士打败巨龙,故事一步步走向终章。”

-
刘备说过,他想去看看其他国度。
刘邦拒绝道,毕竟他不抢不杀不烧不毁好多年了,在洞里做个死肥宅没啥不好的。
“你们国库里有个特好看的红宝石来着,……”
“那可是我们国家的宝物,绝对不能给你!”
“咳。”
“行吧,等回来借你两天。就两天。”
风拂过刘备的脸颊,强烈气流使他睁不开眼,双手紧紧抓住巨龙的鳞片。
“靠你抓轻点成吗。”
“你已经是我的龙了。”刘备俯下身子尽量避免疾风,双眸眯起,一字一顿地对刘邦说。
“嗯?再说一遍?”刘邦歪了歪头,目光仍直视前方,“说好听点就让你随便抓。”
“不。”

-
后来他们去了很多地方。
西方的女巫锅炉熬着药汤,她告诉他们应当往南方走。
南方的夏天依旧明媚。猎人的猎枪对准了月夜之下的狼人,第三根狼牙恰好可以串成项链摆上货架。杂货店旁,酒馆角落的信使提议去北方看看。
……
无论如何,所有的东西都会走向恒定的结局,渺小的人类,或是巨龙。

-
刘备决定离开了。
风帽拉至眼睛之处,阴影下留下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再会。”
此刻的巨龙盘踞在金山上,鳞片覆盖的肚子上下微微起伏着。
刘备特意选择了夜晚离开。在王城的这么多年他一直恪守礼节,行善仗义救济穷人的事情几乎天天都要做。他也会觉得索然无味。他扔下王子的枷锁与一条巨龙朝夕相处。
本来就是一场闹剧。
闹剧也会收场。

-
啧,活了几千年了,本大爷什么悲欢离合没见过。
前爪接触地面,接踵而至的是后爪落地鳞片翻覆变为双腿,黄金瞳中流露出少有的哀伤。
刘邦看着坑坑洼洼的土地,这些坑都是这几年为那个人类王子挖的薯类野菜弄出来的。
“两千年前,我将我爱人的心脏埋在这里。”他喃喃自语。
他又想起自己无数次的破坏,唯独在这个国家旁的森林中安分守己。偶尔在月夜掠过城堡,床上熟睡的孩子或是少年有着一头蓝发。在某一天晚上,少年睁开眼睛露出红色的双眸——比刘邦见过的任何珠宝还要好看的双眸,惊恐又激动地注视着黄金瞳。巨龙也被红瞳吸引,温柔地透过狭小精致的窗户打量着少年。东方大陆难有一遇的群星闪烁就在那天光顾了。
去他妈的红宝石。
你国库里根本就没有红宝石。
真正想要的,是他绯红色的双眸。

-
雨冲刷着树叶滴落在草地上,皮靴一浅一深地踏着稀软的泥土小径,风帽早已湿的不成样子。
刘备踌躇了很久,终于步入了洞穴。
“打扰了,在下刘玄德,”
“借宿一晚可好?”










评论(9)
热度(65)

© Karash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