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的低产废。

〖邦备〗(伪)男子高中生日常

OOC有。
高产似母猪系列。
有少量云亮。
以下。

少年有着整齐修理过的蓝发。
西装校服外套中规中矩纤尘不染,衬衫纽扣总是扣到最顶端一颗,脸上带有的是恒温式的笑容。


少年留有遮住小半边脸的紫发。
校服外套?他认为黑色绣有般若鬼面的棒球服才是日常着装,刻意解开衬衫纽扣露出锁骨以及十字架刺青。唇边的弧度是他对刻板要求的挑衅。


刘备最不愿意巡查的班里就是E班。
那是学院最乱的一个班级。作为新任学生会会长,督察班风这一任务顺理成章地落在了他身上。例行督察的的他每次象征性地踏入E班再在记录本上打上一个“差”后转身离开,久而久之那帮不良少年也习惯了。反正上一任会长紫霞是受不了了,在新学年伊始之际将会长之位扔给了刘备,自己申请去体育部和部长至尊宝打情骂俏了。
好在刘备心理素质不太差,很快适应了从A班走到E班的巨大落差。
又是一天的班风视察。
刘邦看着新上任的小会长,觉得他真是有趣得紧。信步上前一拍他肩头,“哟,小玄德又来了。”
刘备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手里笔杆一挥,一个“差”落在了E班的评定栏中。
“急什么急,要走了?”刘邦见着他转身要走,伸手夺过记录本,“让我数数我们班一共有几个差。”
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刘备慌忙伸手想要拿回记录本,刘邦却嬉皮笑脸地念着,“一个,两个……欸,还没数完呢,谁叫小玄德你记那么多差的?”
刘备愈发心急,一个趔趄撞进了刘邦怀中,“靠,老混蛋还给我。”“哟,会长不仅爆粗口,而且还投送怀抱啊。”刘邦弯眸轻笑,全然不顾刘备的挣扎,一只手握着原本平整的本子,另一只手搂紧了刘备。
“喂,你说刘老三不会喜欢他吧?”韩信翘着二郎腿,往嘴里送着薯片。
“每天调戏人家会长,鬼知道他明天怎么弄人家。”赵云把鸭舌帽往课桌上一搁,开了瓶可乐仿佛在看深夜酒吧里的说唱表演。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张良推了推眼镜,转身继续学习。


“玄德,操场吃午饭?”邻座的诸葛亮端起便当盒向快要离开的刘备快步走去。
刘备一勺一勺地舀起饭菜,诸葛亮还在一旁询问着今天的数学压轴题。但他心不在焉地开口问,“赵云呢?他不是三天两头来找你问英语?”
“哦,那儿打篮球。”诸葛亮用下巴指了指挥汗如雨的赵云,刘备的目光直接越过赵云到达球场上拎起衣角擦汗的人。汗珠落在十字架刺青上,滑进衬衣打湿了一小块。
刘备正出神,诸葛亮又拾起讲到一半的题继续讲解起来,末了还问一句,“玄德,你还有别的解法没?”
“有的。先代入……”
他又在盯人家了,连最简单的代入也能搞错,最后的加法计算也加错了。
诸葛亮皱了皱眉头,好心提醒身边的人该午休了。


刘邦最近乐颠乐颠的,万年不换的黑曜石耳钉都换成了骚紫色耳钉。引来韩信调侃,“你换个紫色咋不弄个骚粉色?”
“是吗,我感觉红色更好看。”刘邦直接无视掉调侃,两手插着裤兜走出了涂鸦遍布的教室。
“他没病吧?”韩信担忧。
“没病,最近收了张纸条。”张良不以为然。
“能有这文盲看得懂的?”
“心形函数,他亲口告诉我的。”
“他居然能认直角坐标系。”
“A班刘备给的,别问了,我还要看书。”
刘邦去的正是A班,刘备起初担心这人什么也看不懂自己还弄个这么晦涩的暗示,更别说这坐标系了。
没想到他真懂了,还跑到自己班上来了。
此刻的A班正在上自习,安静得可怕。刘邦尽量缩减自己发出的噪音,奈何马丁靴根“嗒嗒”作响,一个班的学霸无不抬头看着来自E班的不良少年。包括极其尴尬的刘备。
径直走到最后一排,伸出手置于刘备腋下顺势搂起他,在全班人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出门前他还不忘小声在刘备耳边低语,“说好今天单独辅导的啊,小玄德。”


这天中午,刘备刚给刘邦讲完最后一套题。广播里响起了节奏强烈的电音伴奏,传来的不是播音员的新闻播报,而是某人的freestyle。
“我出的主意。”刘邦歪头靠在刘备的头上,“人送外号‘嘻哈天王’的子龙同学今天表白。”
刘备正对乱用播音设施的不良少年们满腹不满时——毕竟他这个会长手下的文艺部出了这么大问题,刘邦接着说,“和你们班的孔明表白。”
“你广播室的钥匙哪弄里来的。”刘备抑制住心中的怒火问到。
“没办法,谁叫你昨晚不太安分,我只有顺走点东西作为惩罚啊。”
“你……”顷刻间,嘴唇被他柔软的双唇覆上,属于刘邦的气息环绕在刘备鼻尖。
经久不息。

评论(2)
热度(59)

© Karash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