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的低产废。

〖瞎写〗从前有个王者村

万圣贺文是真的忘记写了,相信我。
OOC有,食用愉快。
内有邦备,云亮,双兰长城组,其他自由心证。
梗来自乡村三十题。


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了了金灿灿的小麦上,王者村的丰收季从这天早上开始了。
大乔小乔虽身为女子,却捞起袖子扛起镰刀收割起了水稻。
李白在红高粱地里吟诗作对,想着高粱又可以酿酒了。
刘邦起了一大早,太阳正上山头,没错,现在中午十二点了。昨天他折腾刘备折腾了一晚上今天心情正好,再看了看勤劳而又不情愿的韩信张良——他们正在收割小麦,汗水顺着精壮的手臂往下滑落,勤勉的双手不停地往自己家的箩筐推车上放着小麦。
他们知道这片地是刘邦承包的。
“你们干啥嘞?自己家的收完了跑我这儿来了。”刘邦一边对他们进行着深刻的教育,一边把他们收好的小麦往院里抱着。
顺走了张良随手放在田埂上的新华词典和外国小说。
尽管他不识几个大字。
管他的,小玄德一定认识。


嬴政,王者村村支书,因受贿了白起家的一头猪被村里众人赶着下了台。
村支书之位就被空出来了。
那么问题来了,村支书到底由谁来当。
刘邦首当其冲,在村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拉票。刘备不忍心看着全村最没良心最嚣张的落选,在他们蜀汉合作社拉起了票。
庞统表示生产总值才是王道。
关羽张飞说老大你才是最佳人选啊。
刘禅也很无奈他是未成年人不能投选票。
然后拉票就这么失败了。
刘邦的对头项羽也不甘示弱。两人约在村头的打谷场一决高下。
那天,打谷场气氛分外肃杀。
两人迟迟没有出手,仿佛要用眼神逼退对方。
然而,孙膑哒哒哒地跑来告诉他们,因为在村委会办公室竞选的人就武则天一个人,顺理成章地她当选了村支书。
他俩后悔到底是谁非要提出来打谷场斗殴的。直到武则天上任自带的治安官李元芳狄仁杰带走了这两个疑似神经病的人。


这天凌晨五点,赵云收拾了下就往镇上车站跑。全村唯一出去念大学的诸葛亮今天要回村了。当然这几年村子周边变化较大——就例如大门口的猪饲料广告牌换成了金坷垃广告牌,是需要人去接待的。赵云自告奋勇揽上了这活儿。
毕竟他俩初高中都是一起念的,后来诸葛亮考上了大学,这就是几年没见了。幸好赵云在临走前一天跟诸葛亮表白了,还不知道这人去外省勾搭到其他妹子没有。
想想就激动。
火车站的风特别喧嚣,赵云站在月台上望着绿皮火车上上下下的人群,他今天还揣了一部合作社共用的小灵通来的。
“咳,你到哪里了。”还特地清了清嗓子。
等等,他电话后面的声音怎么有点不对,要是在火车站哪里来的锣鼓声。
“子龙啊我回村了,咱们村都有水泥路通车了真好,我一下火车就看见有五菱宏光通我们村的。欸我怎么没见着你啊,你人呢?”熟悉的声音传来。
看样子他挺开心的。


刘邦今天因为起床起太急,一个慌忙被门槛跌下阶梯绊倒手就摔骨折了。
他想起了村里的医务室。
令人毛骨悚然。
刘备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在考虑要不要扛着这个跟个祖宗似的老流氓进县城去医院。
话说这王者村的医务室,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了。
主治医师扁鹊天天冷着个脸不爱理人,护士阿轲拿着粉色的手术刀晃悠,心理咨询师庄周疯疯癫癫说梦话吓死个人。医务室还有事没事就传出来癫狂的笑声和瓶子破碎的声音,这导致村里人有小病小痛就忍着,全村人抗病能力一流。
这祖孙两人迫不得已就决定冒死去往医务室。
沿途的人们纷纷投以敬佩的目光,气氛那叫一个悲壮。
医务室也没有传言的那么鲜血淋漓尸横遍,就是安静的出奇,偶尔有人声传出。
刘备首先踏入医务室。
三个人席地而坐,卡牌散落了一地。
“对九。”
“对二。”
“三带一。”
“炸弹。”
“要不起。”
“又输了……”扁鹊心烦意乱,手中的药剂往地上一摔。
“哈哈哈,梦里花落知多少啊。”庄周撑着脑袋时睡时醒。
阿轲克制住了抄起手术刀戳人的冲动。
这三人才注意到门口瞠目结舌的两人,“哟,看病啊。”
刘邦倒是很快融入了这群人,他牌技极佳,过不了一会儿就把治疗费赢回来了。
“下次还来打牌哟。”夕阳西下,庄周站在门口目送两人的离开。
“好说好说。”刘邦的左手臂吊着,健全的右手向后挥了挥。


村里有个合作社,人不多不少,刚好五个,年龄最小的玄策偏偏是中二病患者,愣是给合作社起了个中二的名儿“长城守卫军”。
守约每天的日常就是去菜地里摘两个大白菜回来给自家弟弟做菜汤做炒菜,苏烈在一旁看着言情小说为男女主角坎坷的爱情唏嘘感慨。
然而玄策总能搞到肉吃——从高长恭那里。
说起高长恭,他是村里有名的猎人,常年住在村后山腰上的木屋里,这样以便他打猎。
那次下山,他偶然看见了正在杀猪的合作社众人,尤其是那个粉发妹子,手起刀落,动作娴熟。
到底何般女子才能如此英姿飒爽?
高长恭心里主宰暴君哐哐乱撞,悄悄记下了木兰的一颦一笑。
他平时很少与别人交流,也不懂得该如何把妹。于是他天天在木兰的窗台上放下打来的山鸡野兔野猪一类的东西。
晨光微曦,猎人敏捷的身影来到合作社后,放下的仅是猎物和几朵木兰花。
玄策是最先发现的,他每天偷偷摸摸地拿走了肉类,只留下那几朵花。木兰也很奇怪,谁有事没事把花放在窗台上,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高长恭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就晚上摸到玄策床边把他吓得个半死,一字一顿地警告他这是给木兰的。玄策倒也聪明,和猎人做起了等价交换,自己每天也就名正言顺地有了野味做宵夜。
后来,木兰每天能在窗台上看到猎物和花。
猎人歪歪扭扭的字迹写在纸上。
守约和恺觉得社长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了。
这大概是恋爱了。
苏烈说。

评论(2)
热度(34)

© Karash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