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的低产废。

【包罗】再见

po深夜来发糖。
保证甜!拒绝谈人生!
小学作文水平,自己随意感受一下!
没问题?
开始!
——————————————————————————
霓虹灯下,罗辑张开有些干涩的嘴唇,悄悄地说了声,再见。 

对面的人没有回应他,而是静静地目送他进了那栋冰冷而带着刺鼻消毒水气味的建筑物里。 

罗辑得了一种病,很奇怪的病,他只有一天的记忆,当清晨六点的曙光降临,他的记忆,将会消逝,来到的,是全新的记忆。  一片空白。

  脑海中唯一记得的只有那复杂深奥的数学。 

还有那每晚接他出来的那一抹金色。  医院是一栋七八十年代的老旧建筑,只有三层高,罗辑住在一楼。

当包荣兴第一次从他的窗前经过时,他只看到一个对着练习册演算着的少年,就跟一张纸一样单薄且苍白。

好想收下他做小弟。

包荣兴踏进了病房,罗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些什么,默然允许了这人的进入,他不想说话,更不想留下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反正都会清零,他一直以来都抗拒着交流。 

“做我小弟好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包荣兴,他们都叫我包子……”

  罗辑安静地听着他说话,他不想让明天的他看见忘却了他的自己,如果他明天还来。 

“你该不会不会说话吧?”  “我叫罗辑。”

笔在纸上划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谁答应你了啊?!”即使生气,他的怒火中也带有一丝病态。 

“刚刚你不是默认了吗?”  “……”

之前自己确实没说话啊。 

  罗辑在这么多年里第一次看到了医疗设备以外的东西。巨大的招牌上奢侈香水的光影正灼灼生辉,烧烤的烟味让他有些不适应地吸了吸鼻子,转头望过去,H市最高的建筑物耸立在漆黑的夜空中,唯有城市的灯火作着点缀。
包荣兴拉着他的手,准确的说,是拽。

罗辑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生怕自己走丢回不了医院。 

“给。”罗辑接住了包荣兴不知什么时候买来的草莓冰激凌。罗辑有些犹豫,接过了这个粉红色的东西,他在医院里吃的是病人的食物,根本不知道这为何物。 

包荣兴倒一点也不含糊,用勺子直接舀起一小勺塞到了罗辑嘴里。

  甜甜的。

  “好吃吧小弟。”包荣兴笑嘻嘻地看着他。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的病情?”罗辑含糊不清地问着。  “你门口的那个本子啊,一开始我去看我那朋友时正好他不在,我以为那是什么杂志就翻着看了。”

那是病历本。

“说不准,明天就会忘记你啊……”罗辑徒增了些伤感。

“忘了就忘了啊,大不了重新认识。”包荣兴倒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嗯,重新认识……”

天空微微泛起橘色的光,罗辑意识到,记忆,将要被刷新了。

“盯着我,别忘记我。”包荣兴一把扳过罗辑的肩,让他只能盯着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我,在哪?”让他不要忘记,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是包子啊!你忘了我吗?”

“你叫包荣兴?他们叫你包子!是不是!”罗辑激动地说出了这些话。

他居然没有忘记。

医院后门,罗辑悄悄跑回了自己的病房,等着护士的查房。

真期待晚上再来到啊。

一件绿色的格子衬衫,罗辑有些吃惊地看着包荣兴。尺码,风格,都是合适他的。

“怎么样,小弟?你老大我的欣赏水平怎么样?”

“谁是你小弟。”鼻子有些发酸呢。

呼吸着微凉的晚风,罗辑似乎想重新认识这座城市,他不记得,这就是他们昨晚来过的地方,一模一样的景物,却以一种新的角度来看待。

“走吧小弟,老大带你去玩。”

“病情已经拖的很严重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我们无能为力。 ”主治医生的话语冰冷地想起,罗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心电图的波纹也越来越平静。

马上就要到晚上了。

心电图的波纹渐渐成为一条直线。

随着包荣兴的脚步声。

罗辑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再见。”
——————————FIN————————————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24)
热度(22)

© Karashi! | Powered by LOFTER